快捷搜索:

生意社:疫情背景下 2020国际油价跌宕起伏 -化工

2020年是历史上比较特殊的一年,这即将过去的一年里,世界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新冠疫情的冲击,全球经济遭到重创;以及欧美、亚洲等经济体纷纷出台经济援助计划,同样这一年也是经济艰难复苏的一年。国际原油表现跌宕起伏,我们同样见证了欧佩克(OPEC)+谈判破裂、超规模减产、“负油价”,以及闹剧百出的美国大选等诸多历史时刻。从生意社2018、2019和2020年近三年的价格对比图来看,2020年原油市场是最艰难的一年。

下面我们首先回顾一下2020年原油市场走势

综合来看,生意社数据显示,截止到2020年12月24日,WTI原油从年初的61.68美元/桶跌到48.23美元/桶,跌幅21.81%,布伦特原油从年初的68.44美元/桶跌到51.34美元/桶,跌幅24.99%。

自从年初爆发疫情以来,油价就迅速进入了下行通道,起初市场因担心中国燃料需求下降及经济受到抑制,1月20日到1月31日这段时间,布伦特原油由65.20美元/桶下跌到56.62美元/桶,跌幅为8.58美元/桶(13.2%)。WTI原油由58.38美元/桶跌至51.56美元/桶,跌幅为6.82美元/桶(11.7%),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控制,以及OPEC+的减产,油价经历了短暂的反弹。但好景不长,3月,欧佩克+减产协议谈判破裂,俄罗斯和沙特大打价格战,沙特发声明大规模增产以获取更多市场份额,双方角力,意图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,油价暴跌,WTI从3月初的47美元跌到月底的20美元,跌幅超36%。

但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,燃料需求锐减,油价仍处在下行通道。随后OPEC+达成了大规模减产的协议,OPEC+准备于5月及6月联合减产970万桶/日。然而起初市场并没有做出正向反馈。反而,受需求骤降、美国页岩油增产,以及美国储油能力达到瓶颈,尤其是库欣地区接近满负荷,引发了今年最受瞩目的事件之一——WTI交割月合约跌至-37美元的“负油价”事件。

5月以后,OPEC+进入超规模减产期,叠加疫情好转,需求有所恢复,国际油价开始攀升,在5-6月的OPEC+的超规模减产期内,WTI反弹幅度近100%,从5月初19美元涨到6月末的38美元。

下半年,虽然疫情仍在发酵,但经济继续复苏,油价进入相对平稳阶段,7月OPEC+延长了一个月的超规模减产(970万桶),减产规模从8月开始降至770万桶/日。从7月到10月,油价始终涨涨跌跌,区间震荡为主。就连8、9的墨西哥湾飓风影响,以及美国大选层出不穷的闹剧,也没有给油价再带来如OPEC+谈判破裂、WTI负油价类似的剧烈震荡。

11月份后,新冠疫苗有了重大突破,油价开启上行通道,叠加12月份初OPEC+达成减产协议也向油市释放了积极信号,即2021年1月OPEC+将“增产”50万桶/日,由于增产幅度较小,也给未来不确定的原油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。12月10日,布伦特原油一度升破50美元关口,一度创下近8个月高点。截止12月28日,油价依然在50美元附近徘徊。

2021年展望

疫苗和疫情博弈需求持续恢复

2020年疫情一直存在,目前来看,2021年世界经济可能仍将笼罩在疫情的阴影下,虽然疫苗取得了重大突破,且进入接种的流程,但目前疫情还有诸多变数,比如目前受感染人群仍只增不减,欧美多国目前仍实施限制措施,毒株变种也给疫苗带来新的挑战。而2021年左右油价最重要的因素,仍是需求。最近,OPEC再次下调了2021年石油需求预期,由于新冠疫情的持续影响,全球石油需求在2021年的反弹速度将比此前预期的要慢,其最近的月度报告显示,明年的需求将增加590万桶/天,至9589万桶/天。这一增长预期比一个月前的预期低了35万桶/天。需求的复苏任重而道远。

中国需求边际效益递减

关于中国原油需求增长可能会放缓,2020以来,中国原油需求也遭到疫情重创,防控得当,4月份以后,原油消费基本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。由于油价持续低位,中国原油进口量只增不减,有机构预计,中国2020年原油进口量有望超过5.50亿吨(1101万桶/日)甚至更多,比2019年已经创下纪录的1016万桶/日原油进口量增长8.3%。但原油进口的增长也使得国内原油库存大幅增长,而且伴随的是炼厂效率的下降,开工率持续下滑,在疫情影响下,2020年国内成品油消费表现不佳,数据显示:2020年前10个月成品油累计表观消费量(汽、柴、煤合计)在2.4亿吨,同比下降7.2%。预计2021年,中国原油库存量可能会继续增长,需求会继续复苏,但增幅可能会放缓。

供应方面

2021年供应也存在一定风险和变数,风险在于中东产油国地缘政治风险、美国页岩油和利比亚增产的风险,以及美国对伊朗的政策的风险等。变数则存在于OPEC+这一松散组织的减产协议实施的问题,以及后期减产政策延续与否的问题。

OPEC+大概率减产协议稳定执行

总体来看,大概率OPEC+可能仍会实施渐进式收缩减产规模的政策,且OPEC+应该会根据全球燃料需求复苏的情况而适时调整政策。2021年1月起,OPEC+将减产规模自770万桶/日降至720万桶/日,增加50万桶/日,另外,每月举行一次部长级会议,适时调整减产规模,每月调整不超过50万桶/日。从目前的政策来看,应该会相对温和,对市场的影响偏向正向积极作用。但也不排除有成员消极减产的负面作用。

美国页岩油或继续增长 增加供应风险

美国页岩油方面,由于2020年下半年油价重拾升势,页岩油投资意愿增强,页岩油活跃钻机持续攀升,贝克休斯数据显示,截止到12月18日当周,美国石油活跃钻机数量增加至264座,已经是连续五周上升,且完井规模也有提升,而且目前市场普遍仍看好2021年经济继续复苏,燃料需求好转,油价仍可能继续回升,可能会刺激更多企业对库存井进行完井的意愿,以及增加活跃钻机的意愿,从而,美国原油产量可能会增加,对市场形成一定冲击。但从拜登所在的民主党的执政政策来看,可能在环保上更重视清洁能源的发展,限制有污染类的能源,由于此前页岩油企业遭到疫情重创,特朗普执政期并没有严格遵守排放标准,如果明年制定新的排放标准,会抬升页岩油企业的成本,也会打压一部分需求。但就目前美国经济情况来看,至少上半年不会执行新的标准。但长远来看,页岩油的投资可能会受到民主党政策的限制。

地缘政治风险长期存在

另外,中东地缘风险仍存在,近两年中东油田袭击事件时有发生,尤其是现在无人机设备炸弹袭击成本低,操控性方便,也带来了更大的风险。不过这只能成为短期的影响。关于美国对伊朗核武政策方面,目前不是十分明朗,伊核危机能否解除也不是一日之功,可能还要很长的路要走,中短期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会撤销,伊朗的供应风险中短期基本是可控的。但长期来看,伊朗包括委内瑞拉仍是供应的最大风险点,如果美国政策出现转机,市场供应压力增加会非常明显。

综合来看,2021年经济仍是持续复苏的一年,全球货币宽松的环境不会被打破,疫苗投入使用也会进一步冲淡疫情的负面影响。另外,OPEC+减产政策应该仍是偏向积极作用,美国页岩油有望再度增长,沙特、俄罗斯和美国仍是供应端相互博弈的三角,由于需求复苏的进程当中,全球油市仍延续去库存过程,大概率油价会继续上行,但需求的不确定性和供应的风险可能会限制上行的幅度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